教学工作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教研>> 教学工作
文自点石得 美质秀风华
——西安市航天中学熊翊翔同学荣获第七届“虾语杯”华商作文大赛一等奖
发布时间:2020-12-30 08:40:48   发布人:信息中心  信息来源:暂无  点击次数:85

2020年12月25日,华商第七届“虾语杯”学生作文大赛颁奖典礼隆重举行。华商报学生作文大赛自第一届“我和贾平凹一起写作文”起至今已成功举办七届,以参赛数量多和影响力大而获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我校高2022届熊翊翔同学荣获大赛高中组一等奖。熊翊翔同学的作文《何以成败论英雄》经由白洋老师指导,在大赛三万七千余篇作文中脱颖而出,荣登榜首。航天中学高中部语文教师周宪利老师、白洋老师分别作为本次大赛优秀评委指导师陪同获奖学生参加了此次颁奖典礼。

图片0.jpg

图片1.jpg

3.jpg

1.jpg

颁奖典礼播放了熊翊翔同学的获奖感言,他交流了自己的读写心得,表达了对学校、老师栽培的感激之情。指导老师白洋也谈到,写作点石成金固然重要,但功夫还是在平时。在她眼中熊翊翔是个能沉潜下来静读的孩子,学生在平时的读写中有了积淀,有了底蕴,才能更好地跟老师探讨写作的技巧,才可以在大赛中厚积薄发。航中语文学科的多种写练活动给学生提供了试炼的平台,曾荣获“全国文学社一等奖”的宇花文学社为航中学子提供了展示才华、表达自我的舞台,创办的刊物《宇花》深受学生欢迎学生在《宇花》校刊上踊跃投稿,先后有多人次在校内外各项征文活动中获奖。白洋老师曾担任宇花文学社指导教师,指导的学生写作及评语收录于出版的《童眼看世界》和《中学生满分作文》等作文集。此次获奖,正源于学校的嘉风厚学。教师点石指津,学生笔意生花。

图片5.png

图片6.png

2.jpg

图片2_副本.jpg

此次作文大赛高中组以“英雄”为话题,旨在引导学生了解不同层面的英雄人物英雄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英雄是英勇无畏的仁人烈士,英雄也可以是甘守平凡的普通布衣,英雄还可以是冲烈火迎病疫的逆行者。也引导学生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时代需要英雄,国家需要英雄,我们的生活也需要英雄。熊翊翔同学的作文旁征博引,贯穿古今,以其深厚的文学积淀为失败的英雄正名,为英雄的价值高歌。

大赛的帷幕已落下,我们与真正的文学精品或许还有距离。幸运的是,在文学之路上,航中师生一直在坚守,并且已经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我们完全有理由,把今天的信心和激动,当作种子播种下去,因为我们都愿意为施展才华而付出汗水,相信这颗文学梦的种子它会生根发芽,会成长为一棵棵参天大树,会连接成一片片文学的森林。


佳作鉴赏

何以成败论英雄

西安市航天中学高一(4)班  熊翊翔

英雄是为何种人,至今尚无定论。英雄可以是鲁迅所说的“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也可以是史书上记载的那种如同李广、岳飞般武艺高强的将军,甚至可以是在中国文学史上叱咤风云的李白、苏轼。

人常言,不以成败论英雄,如同江东霸王项羽,豪气一生,纵横天下,一身武艺,力拔山兮气盖世,破釜沉舟,破秦关,灭秦军,烧阿房,成就了一番大业。但就算占尽地利天时,还是被刘邦击败,落得个围困垓下,自刎乌江的下场。项羽不仅败给了刘邦,还败给了他的自大与狂傲。他一生的功绩,皆毁于一旦,自己宏图霸业的理想,也如那乌江水般滚滚而逝。他举起宝剑,悲愤地抹向脖子,结束了名为项羽的英雄的一生。项羽为何能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作为英雄而论呢?不在于其将才与武艺,也不在于其勇猛和霸气,而在于他那坚定不灭的尊严和面对死亡的不畏姿态。

但若有一个人,没有领兵打仗的才能,没有高超的武艺和将才,他的失败,还能否让他被称为英雄?荆轲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在他人看来只是一个与挚友高渐离在市中狂饮烂醉,纵声高歌的浪客。可就是这么一个狂放不羁,随波逐流的浪客,毅然接受了一个关乎国家命运而又无比艰难的使命——刺秦王。在燕太子丹的催促下,荆轲持着包裹着淬毒匕首的地图,领着秦武阳,于凛冽易水旁高歌《易水寒》,头也不回的踏向秦宫。淬毒的匕首最终没能刺进秦王的胸膛,荆轲被一剑斩落于地,他倚柱而大笑,笑声同那易水之歌印在了史册之上。作为一个暗杀者,荆轲并不合格,不仅没能完成暗杀,甚至他的前半生都没有什么惊为天人的成就,以世俗之眼光判断,他输得彻彻底底,是个失败者。但使得荆轲能作为英雄而论的,是那交付未来和一生的勇气,是那踏出的惊世一步。

穷尽一生去追求一件事情,为此付上生命,却还失败的人,还可否被称为英雄?身为维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谭嗣同与康有为等思想先进、一心救国的人一同踏上了维新变法的道路,联合光绪帝,开学堂,修铁路,改制度。力排众议,与众人齐心协力想挽回这将倾大厦。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众守旧派的反击使得人心惶惶,光绪帝被软禁,康有为和梁启超逃往国外。危难之际,谭嗣同站了出来,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向南而拜,抛头颅洒热血,为戊戌变法的历史上留下点点猩红。当谭嗣同毅然站在法场之上,双目炯炯,眼里映的,是家,是国,是多少年复兴中华的愿望。他能作为英雄而论的,是那勇于献身的背影,是那直冲云霄的呐喊。

若英雄论以成败,世间将少了多少站在历史节点的巨人,又将少了多少点缀在时间夜空的明星。项羽在乌江旁倔强的自刎,荆轲积蓄多年只为刺秦的不归匕首,谭嗣同那豪爽的“维新需有人流血牺牲”的决然。都是极致的英雄之美,他们都是失败者,但这群“失败者”的英雄气概正于他们做出觉悟的那一刻迸发而出,如闪耀的流星,划过天际;如喷薄的力量,击落星辰。他们不像有些英雄如太阳般持续地燃烧着,他们像超新星爆发一般,像焰火升上天空一般,在极短的瞬间展现着最为极致的美。

英雄的价值不在于成败,而在于其光辉。后世之人啊,不应“不以成败论英雄”,而应振聋发聩地反问“何以成败论英雄?!”

图片
END